热点新闻 top10
  心理中心举办专兼职辅导...
  “疫”起歌舞——抗疫自...
  我校在苏州高校第十六届...
  2020级班级心理委员培训...
  第14届“12·5”心理健康...
  守护青春,孕育未来—202...
  知艾防艾,呵护青春——...
     
   
羊圈
2013-06-25 15:16  

下划线处为内心独白

现实:

湖边的长椅上映着些水色,大概是天空的颜色被小雨写意其上。杨羊坐在长椅上,微腥的空气夹杂着湖边的潮湿水草味滑过鼻尖。湖风吹的温热暖软,绵绵的掠过发梢,缠绵的像是护花铃般,轻轻惊走偷食的雀儿。

他的目光似乎是在看着湖对岸,可是哪能看到尽头?这湖太大了,年华也不过如此。

杨羊笑着,是种捉摸不定的笑,淡的让人看不出来,但你确实能知道他在笑。

他看向旁边,那没有任何人,又或许,那人在他的心里。

杨羊带着缅怀的语气,他的嗓音微颤:“现在我不是一只羊了”

他又看向前方的湖面,起雾了:“我走出了那个圈。”

出现字幕:羊圈

倒叙:

某种名叫青春的物质溢散在空气中,遇到带着不温不火笑容的阳光,融化在墨绿的叶脉上,这叶脉是生命的延续。

这是校园里应有的气息,青涩却并不幼稚,不会像不经考虑做事的孩童,而像是一个对着女孩说一句话就会脸红的少年,这段青涩的时光像微酸的果实,却美好的甜在心中。

篮球是很多男孩喜欢的运动,那是年华里理所当然充斥的喧嚣与激情,击球声混合着带有力量的吼叫,掌声和叫好声充分的满足了那个年纪的虚荣心。

杨羊坐在球场边,他眯着眼安静的看着球场,他觉着阳光有些刺眼,像在嘲笑他灰暗的面容和心情。

“一块打啊?杨羊,你老坐着看有什么意思。”

一个正打球的男孩招手,汗水浸透他的衣服,透出健康的味道。

杨羊起身道:“不用了,不用了。”他似乎有些惶恐,面色带着不安。

男孩诧异的看向同伴:“他?”

另一个人道:“别管他,他就这样。”

杨羊转身离开球场。阳光把他折射成剪影,黑色的剪影像某种心情,似乎是一张关于年华的照片,他们是正面,杨羊则活在底片中。

我想我在所有人的眼中,是一个怪人。

他的背影消失在路上,不过即使消失,也从没人在意过。

我无数次的做着同一个梦,那是一座石砌的城,梦里的我总是在奔跑,可城墙是圆的,在无数次重新跑回起点后,我总会靠墙坐着,看着被圈起来的天空。我并不向往自由,却也厌倦了被束缚。

杨羊从床上起来,不清楚这样一个夜有多少人醒着,他们是不是会点一盏灯,然后坐在灯下把哀愁写成诗?杨羊走到阳台上,至少他没有看见灯光。栏杆有些锈迹,毕竟难挡岁月。

夜的冰凉像水一样淋了杨羊满身,让他渐渐平静下来,他没有说话,只能看着外面,那同样微小的世界,那是他的世界。这片宁静总会勾起回忆,回忆缠绵着绕在心头,织成一片茧,给人错误的安全感。

那个是个很小的村子,溪流从村子的一旁飘过,一年四季都带着悦耳的欢笑声。那是溪流与石子嬉闹所发出的。那是杨羊的家,他爱着那个地方,至少会时时想起。

让我印象最深的,就是夏夜里总能看到萤火虫的,那是一片银河,离我那样的近,我伸出手去抓,那星星便到了我的手心,一闪一闪的飞起。

萤火映满了杨羊的瞳孔,那漆黑的眸子里有着少年独有的情绪,似乎关于梦想,或是对天空的渴望。

村里没有同龄人,然而我却没有尝到孤独的滋味,或许是年龄太小,也确实没有什么好烦忧。春天时总能在花田里小憩,期盼一阵好梦,而秋天则常在落满红叶的林子里飞奔,踩着脚下软绵绵的叶子,追赶风,或者即将南飞的雁儿。

杨羊抬头望着天,雀儿飞出了山岚,它们追着夕阳而去,而他只能停住脚步,看它们离开。

记不清是什么时候,我离开了那里,来到城市上学。

杨羊站在离开的小路上,他手里拿着一个水瓶,那是大家送给他的礼物,也是唯一的怀念,他回头看着,却只能选择往前走。

那是我第一次尝到难过的滋味,因为失去。

有一丝光从四面升起,找不清它来的方向,只知道它驱走了黑色的纱,黎明啊!

杨羊摆脱了回忆,他有些疲惫,他走到镜子前,对着镜子愣愣发呆,之后开始洗漱,和洗手池上的冷色灯光一样,他的脸色是惨白的,也像极了刚吐出的牙膏沫。

目视它被水卷走,除了自己,谁也不知道它曾存在过。

煎熬的生活,我考虑过为什么会这样,好像一道选择题,路的一边似乎通向那不可及的自由,而另一边,却长满了现实微酸的苦果。我没有选择。

孤独的生活让我爱上看书,我不擅长与人交流,可书不需要交流。

灯光看着教室里的一切,什么都与它无关,它只要把光亮送到桌面,之后再透过淡淡的反光映白自己的脸。

教室很喧闹,都是三五结对的人群。杨羊身边却是一定没有人的,他也只是沉闷的看书。

女孩走了过来,她碰倒了杨羊桌子上的水瓶,她显然是无意的,因为她的眸子在一瞬间流露出了某种慌张和不安的情绪,水瓶重重的摔到地上,发出沉闷的尖叫。

那重响似乎摔在杨羊心里了?

杨羊站起来大喊:“你干什么?”他很少这样激动。

教室突然安静了,安静的诡异,所有人都停止动作看着他。像被定住的沙漏似的,明明已经快要漏完,却带着不甘心,忽然的停住了。

所有人都没见过这样的杨羊,他们一定很诧异。

女孩也愣住了,她显得有些不知所措,但却不知为什么没有说话。

杨羊像是意识到什么,他咽了口吐沫,尴尬的笑笑,那真是尴尬的笑,僵硬的不含丝毫水份,他有些哑着声音,摆摆手:“没事,没事。”

教室在瞬间恢复喧嚣,像是一切都没发生过。

他蹲下身躯,一点一点的捡起碎了的水瓶,他不怕边缘的锋利划伤皮肤,因为最痛的在心里。

杨羊捧起碎片回到座位

女孩似乎想说什么,但终是没有开口,她走到一旁坐下,拿出了书。

女孩坐在角落,她没有什么存在感,有些像墙角阴影下的一尾草,无人在意却真实存在着。

杨羊侧过头看向女孩。

女孩安静的看着书,好像所有的事都不能引起她的注意,她的世界只有皮肤以外的几毫米。

她总穿着深色的衣服,有些像深海,蓝到发黑,让人难以看透。

杨羊想了一会,他显得犹豫,可终于还是放下书,朝女孩走了过去。

她出现的突兀,打破了某些关于我的过去,却带来了新的什么。

杨羊站在一旁看着女孩,她像是没有察觉到身旁多了一个人,又或者懒得理会。

杨羊坐到女孩的一旁:“你好。”他的招呼打的有些生涩。

女孩表情没有变化,像是没有听到。

杨羊抿抿嘴:“你在看书?”

女孩抬头看了他一眼,神色带着些愧疚。

杨羊:“我叫杨羊,你叫什么?”

女孩放下书,抬头看着他,她的表情很认真专注:“你的水瓶,我不是有意的。”

杨羊艰难的裂开嘴,笑了。

有太多的事显得那么不可思议,比如,我们成了朋友。

两人走在林荫道上。

阳光照不过密密麻麻的绿叶织出的伞,零星有透过的,或许是伞破了洞?两人一前一后的走着。

杨羊跟在女孩后面:“热吗?”

女孩转过身,笑着摇了摇头。

这样的一条路会让我想起从前的那些日子。

杨羊看着女孩走在前面。

只是现在无力奔跑,也没了南飞的雁

女孩和杨羊一起看书,阳光透过薄薄的纱窗映出一连串的花色,也映上了杨羊的心。

她和我很像,都活在自己的天空下,而缺失了某些东西。

两人面对面的坐着,女孩认真的看着书,杨羊却有些心辕马意了,他忍不住看向女孩。

她那么专注,睫毛像是蝶翼轻颤着,阳光给她镀上了一层清新的容妆,薄薄的唇似乎隽满了所有关于美好的词汇。

女孩似乎察觉到什么,她抬起头看向杨羊,杨羊慌张的低头看书,他的脸红了,额头有些冒汗。

女孩“噗”的笑了出来。

或许那是我仅有的能称之为青春的年华

现实:

长椅上,杨羊看着身边空着的座位,像是自言自语。

快乐是种催泪的物质,因为它太短暂,离开它时,却必然会感觉到若有所失的心酸。

倒叙:

这是一个漫长的假期,生活被想她的情绪纠缠。

可当假期终于结束的时候,我才发现,一切都变了。

两个人走在湖边。

女孩穿了白色的连衣裙,风涤荡起她的裙摆,可能是醉了,又摇摇晃晃的飞走。

她轻快的走在前面,她笑的很灿烂。

杨羊心中似乎有了某种预感,因为她的白色连衣裙,因为她不再钟情于黑色?

她变了。

女孩像是累了,她回过头看向杨羊,表情有些俏皮:“我们去那边休息吧,好累。”

杨羊点了点头,他的面色有些不安。

两人走向长椅坐了下来,谁都没有说话,只是听着风呼呼的流走,看着眼前白茫茫的湖面。

杨羊把水递给女孩。

女孩摇了摇头,看向杨羊:“你是不是觉着,我有些变了?”

杨羊点点头:“恩。”

女孩笑着站起来走到湖边,她转过身:“可能是突然就明白了什么吧。”

杨羊没有说话,他凝视着女孩。

女孩像是自言自语:“从前的我们,像是活在羊圈中的羊,被圈在一个几平方的天空下,还沾沾自喜的以为自己被保护的很好,永远不会受到伤害。”

杨羊张了张嘴,没有说话。

女孩走到杨羊身前,问杨羊,又好像是问自己:“这样好吗?”

杨羊低下头,看不清他的表情。

她看杨羊没有回答,便坐下在他旁边:“你已经习惯了这种被羊圈囚禁的生活?还是爱上了这狭窄的天空?”

杨羊突然站起来,他没有看女孩:“我….先走了。”

他不等女孩说话,便大步离开了,他心里很乱,像一团毛线球,亦或是被人戳到了痛处,要躲起来难过一会。女孩愣了一下,坐在原地,看着他消失。

我又做了那个梦,我奋力的奔跑,可还是挣脱不了,那石墙太高大。

杨羊走到平时所在的角落坐下,手里拿着书。

女孩却没在一旁看书了,她在和一群人谈笑着,显得很开心,似乎已经是很好的朋友了。她看向杨羊,笑了一下。

杨羊依旧看着书,可他完全看不进去。

他用书挡着脸,低下头,趴在桌子上。

现实:

杨羊坐在长椅上,他似乎有些忧伤,这忧伤不流于表面,却让人觉着有些酸涩。

我察觉到,自己或许错了

他看看双手,掌纹很清晰,像童年村庄里的天空,蓝天和白云分的那么清楚。

倒叙:

我想告诉她,我决定改变。

杨羊走在曾经那条小路上,他突然看到了女孩。杨羊很犹豫,那是种挣扎。他咬了咬嘴,像是下了什么决定,迈开僵硬的腿朝女孩走了过去。

可往往美好的东西只有支离破碎后才会让人真的去在意。

女孩站在原地,像是等人。

男孩拿着水从店铺出来,那是个阳光的男孩,他和杨羊,一个是晴天,一个是雨天。他把水递给女孩,她笑的很开心。

杨羊停下脚步,猜不到他的心情。

女孩似乎看到了杨羊,她露出一个不自然的笑,拉着男孩离开了。

杨羊有些失魂落魄,他回过头,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。

像女孩当初看着他离开一样。

杨羊靠着生锈带着潮味的栏杆,灰暗的空气压的人喘不过气。

他把头深埋在膝间,握紧的拳头。

梦里面,杨羊这次没有奔跑,他带着决绝的勇气与血的坚定,抬头看看那狭窄的天,杨羊开始冲刺了,不是顺着墙的方向,而是正对着墙,他要打破它们!

杨羊开始奔跑,加速。

风发出刺耳的嚎叫,越来越快,他闭上双眼,只觉着身体一阵轻快。

他睁开双眼,眼前是一望无际的天空,那么广阔,而那高墙早已消失不见。

杨羊咧嘴笑着,他在那坐了好久,白天、黑夜,白天、黑夜。

他又看到了萤火虫,飞入了掌心。

倒叙:

杨羊站到了篮球场上,他挥洒着汗水来浇灌青春的种子,把美好与激情奉献给年华,他交到很多朋友,这个怪人现在变了。

男孩大叫着:“杨羊,球!”

杨羊接过球抛了出去,从周围的叫好声中能听出来,那是个漂亮的投篮,杨羊笑着,笑容像极了童年。

女孩和朋友路过篮球场,她恍然间看到杨羊,她惊讶的睁大眼睛,这是她怎么也没想到了,她抿抿嘴,笑了。弯弯的眸子像月牙,带着笑意,映着星空的颜色。

杨羊似乎察觉到什么。他回过头,那里空无一人,只剩带着喧闹的午后,懒懒的晒在青草味的操场上。

时间流逝的速度永远大于人类所感知到的,快要毕业了。我终于还是去找了她。

杨羊和女孩站在湖边,那地方留下了太多好的与不好的回忆,夹杂在一起,微微酸甜却留着某种苦涩,在舌尖,心上。

杨羊看着女孩:“你还好吧?”

女孩点点头:“你呢?”

杨羊不好意思的笑笑:“恩,一直想跟你道歉,那次…..”

女孩笑着摇摇头打断了他的话:“我又没有生气。”

杨羊有些尴尬:“哦。”

他突然注意到女孩背着手:“你拿的什么?”

女孩看着杨羊,笑的有些不自然:“没,没什么。”

她背后的手拿着一个水瓶,她也很犹豫,心里在做某种挣扎,或许只要递出它,他们还会像从前一样了,但是已经有太多的不可能了。她终究还是没有给出。

女孩抬头看杨羊:“你变了好多啊。”

杨羊笑了起来:“因为我走出羊圈了啊,我不是羊了。”

两人都笑了起来,笑的那么自然,却又那么清冷。

所有浓烈感情到最后都会轻描淡写的结束,亦如青春。

之后我们再没见过,毕业了

现实:

杨羊望向天空,那是怎么的澄澈与透亮?他转身离开这里,扔下所有的遗憾。我看到了羊圈外的天空,那么澄澈。

白色的连衣裙带着些稀雨过后的薰衣草香,那淡淡的香就这么萦绕在了心间,这是熟悉的味道。

女孩安静的笑着,她的眼眸很温柔,用春水形容或许不恰当,但就是那么温柔。她看着杨羊离开的背影,有些专注。这笑真美,真是一生所见之最美。

出字幕: 亲近身边的人,放开自闭的束缚。

幸福——朝心中所渴望之天空奔跑。

关闭窗口
 

 

copyright @ 2013 苏州工艺美术职业技术学院--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中心   电话: 86 (0512) 66875651
Email:553571845@qq.com 229752385@qq.com